自由時報APP
看新聞又抽獎

立即下載
影音精選

華山分屍案 證人:我有證據懷疑有共犯

2018/11/08 14:27 Facebook Twitter LINE

[記者張文川/台北報導]台北地院審理華山分屍案,今開庭傳喚2名證人作證,包括案發當天最後離開草屋的45歲男子鄭德宣,以及曾協助出面勸凶嫌陳伯謙招認的死者父親的友人徐文建,徐證稱,他在勸陳伯謙時說「在別人講之前先講,對自己比較有利」,陳思考後就在派出所坦承殺人分屍;徐說他有證據顯示還有共犯,但檢察官要他不要講太多。

死者父親的朋友、廣告業者徐文建,他在6月17日破案前,受死者父親之託與陳伯謙對談,下午4點他先找陳伯謙,試圖取得陳的信任,表達希望他如實交代死者在哪裡,第2次是陳被警方帶回派出所後,主動打電話請徐幫忙。

徐庭訊後受訪說,破案前家屬早已鎖定陳伯謙很多天了,他就向陳伯謙說,女孩子的父母已經折磨十幾天,「相信你的心情也很掙扎,一個女孩子失蹤十幾天,我們也有過最壞的打算,活要見人、死要見屍,不論有或沒有,都要處理,你自己全部抖出來,對你比較有利,不要等到別人先講了、你才講,到時候你就慘了」。

徐說,他在派出所與陳談判時對陳說,「我是修行之人,我以地藏王菩薩之名,如果這件事是你幹的,哪天你下地獄,我也會請求地藏王菩薩判你無罪,把事情講出來」,徐認為可能是這句打動了陳伯謙,陳對他說「我要說了,時間、地點你來挑」,徐即通知員警和所長,帶至派出所2樓,陳先寫一封信給妻子,再坦承酒後殺了女學員並分屍。

徐追問「你有強姦她嗎?」陳男說沒有,「沒有進去」,稱當時喝醉酒,有試探性的撫摸未遭拒絕,要再進一步時,女方反抗,他就惱羞掐死她;問他分屍成幾塊,陳說「算不出來」。

另一證人鄭德宣,一度因離開草屋的時間兜不攏而被懷疑是共犯,他今天證稱他離開時沒有注意時間,印象中是凌晨6月1日凌晨0點多離開,但監視器拍到他是3點多才坐計程車離開,他承認應是自己記錯了,「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」。

鄭說,他是在自家院子舉辦一場社團活動時認識陳伯謙,案發當天,是他第一次去陳伯謙在華山草原經營的「野居草堂」,他在網路社群看到陳蓋好草屋,邀大家有空去參觀,他剛好是那天去,印象中他只是去坐一下,他離開時屋內只剩陳伯謙和死者女學員,當時兩人狀況還很OK,並沒有喝醉,他臨走時還有和他們打招呼;他說,據說後來還有外面帳蓬的人看到陳和死者的活動,他不是最後一個看到的,才沒他的事了。

那次之後隔15天,他第2次去探陳伯謙的班,陳伯謙神情也沒異樣,看起來很正常。外傳警方曾懷疑鄭男疑為共犯,約詢他測謊,鄭男今說自己患高血壓,測謊也不會準確,警方還在和他敲時間時,他正帶著中國的客人到處走,還沒有約成,報紙某天就突然寫他去刑事局測謊,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37歲射箭教練陳伯謙今年6月在台北市華山藝文特區「野居草堂」小木屋,對被害人求歡不成,將她勒死後性侵,再割除死者雙乳、下體後分屍7袋,棄置萬里山區,並將割下的乳房以明礬及鹽保存,企圖製成標本收藏,北檢今年8月依殺人、毀損屍體等罪起訴陳男。此案因是性侵殺人案,法院採不公開審理。